书名:蒋经国传:江南版

出版社:前卫

出版日期:2017/01/13

《蒋经国传:江南版》

(编按:本次新版为更换封面,内容未作更动,下列文章为已故媒体人陆铿为本书所作序言)

江南不死(代序)──兼论蒋经国为什幺要杀江南

陆铿

《蒋经国传》的作者江南(刘宜良),1984年10月15曰在美国旧金山地利巿(DALYCITY)自宅车房被台湾政府派出的竹联帮首领陈启礼指挥两名杀手吴敦、董桂森杀害,三枪毙命。引起了海内外极大的震动,并形成台湾政府走向民主的一个转捩点,摧毁了蒋经国传位给儿子蒋孝武的计划,为了平息内外舆情,蒋孝武外放至新加坡。蒋经国还不得不顺应民主潮流,开放党禁、报禁。

因此,可以说,江南是用他的血为台湾民主大业作出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可歌可泣的贡献。从历史的角度看,江南不死。

江南1949年随国府撤退到台湾,时年18岁,曾就读国防部政治干部训练班和政工干校,两度做蒋经国的学生,对蒋经国有了直接印象。继后在正声广播电台和《台湾日报》任职,又听到很多蒋经国的故事。

1967年江南以《台湾日报》特派员身分赴美工作,并在美攻读硕士、博士学位。而他的博士论文就定为《蒋经国传》,且已收集了大量的有关资料研究。后虽为生活所迫,改而从商,论文搁浅,但仍陆续撰写蒋经国的故事,发表于港刊。蒋介石逝世后,《南北极》月刊社且结集《蒋经国传》出版。1983年经江南本人增补,在美国加州《论坛报》正式刊出《蒋经国传》。材料充实,叙述清晰,故事完整,评论客观。在读者面前呈现了一个有血、有肉、有爱、有恨的蒋经国。对蒋经国性格的描写,更刻划入微:

「激动起来,涕泪滂沱,冷酷之时,大动杀机。」

可以这样说,世界上了解蒋经国的,除经国本人外,大概就要数江南了。

也许正因为江南太了解蒋经国了,故经国必欲去之而甘心。此种情况,历史上累见不鲜,曹操之杀杨修,即一例也。

江南被杀的第二天,消息传出,全美华人为之震动,《中国时报》美洲版採访主任胡鸿仁找到当时正在纽约办《新独立评论》的我,请以老记者身分,对事件作一判断。我未加思索地冲口而出说︰「江南命案,不是仇杀,不是财杀,不是情杀,而是政治谋杀。」

翌日,《中国时报》美洲版在头版以显着标题刊出我和另一位接受访问的阮大方的看法。大方就是代表《论坛报》与江南联繫将《蒋经国传》在该刊的经手人,国民党当局为了破坏此举,甚至动员到大方的父亲、前《中央日报》杜长阮毅成先生以越洋电话劝大方停刊蒋传,大方覆以「这不是我一个能作主的」。事实上,该报的确是一批专业人士合组而成。基于这一劝阻事例,大方结合从白狼等处听到的风声,对江南被杀与蒋传不无关联的联想,油然而生。因此,他的看法和我相同。

《中国时报》本来就因自由派作风,在国民党内备受攻击。尤其有曹圣芬其人者,在国民党中常会上当着《中时》董事长余纪忠的面,直指《中时》「为匪张目」。及至陆、阮两人关于江南命案之谈话刊出,从国民党保守份子的观点看,自是「大逆不道」。而台湾当局在江南案发之始,即强调与政治绝对无关。故尔点出此案政治要害,就成为美洲《中国时报》被迫关门的原因之一。

附带一提,我与崔蓉芝的结识,也就因她看到了我的有关谈话,邀请我做为纽约举行的纪念江南遇害座谈会的主要发言人之一,而开始建立了情谊。

我根据长期记者生涯对国民党、特别对蒋氏父子的了解,以及对国民党退到台湾后,政坛勾心斗角、暗流汹涌、白色恐怖事件层出不穷之关注与研究,认定江南被害,写《蒋经国传》是远因,写《吴国桢传》则是近因。并判断蒋经国之所以起意杀江南,除了对江南以他为研究对象早已不满外,是他经不起吴国桢对他的揭露。

单拿江南1984年3月(死前半年)到美国乔治亚州萨瓦那访吴国桢后写的《吴国桢八十忆往》一文所揭露的政治内幕,就够蒋经国招架的。

例如,吴因不满蒋经国以特务手段干扰施政而请辞台湾省主席,蒋介石派黄伯度传言,只要吴答应和经国合作,愿当行政院长,可当行政院长;愿当院长兼主席,亦可,悉由他挑。而吴一概谢绝。用其告江南之语,即本「疏不间亲」之理及「急流勇退」之为德也。

后来,蒋介石当面问吴,吴直陈以对︰「经国兄当然我是要帮忙的。总统叫他管特务,事情做得再好,天下人都是怨恨的。如果不做特务,做点社会服务方面的工作,我当尽心协助。」

蒋老先生的反应是面露不豫之色说︰「我今天头疼,改天再谈。」江南在其扬吴(国桢)抑蒋(经国)文中,还暴露了经国製造车祸、有意谋害吴氏夫妇经过,这也是犯大忌的。

《蒋经国传》一波未平,《吴国桢傅》一波又起,引起经国震怒,可想而知。江南明明知道蒋在西伯利亚养成之冷酷心态,对消灭异己,绝不手软,而他偏偏要触逆鳞,实性格使然。

而经国已居总统之位,祇要当着部下特务头子骂上两句,自然有人会深体上意,消灭悖逆。

这也就是为什幺精明能干的汪希苓中将终于因这一悲剧牺牲了锦绣前程,成了江南悲剧的可怜的配角。

但江南没有白白牺牲,正如江南事件委员会主席王灵智教授在纪念江南遇害十週年会上说的︰「江南事件对整个台湾的政治演变肯定有重要的影响。台弯党外利用江南事件暴露了台湾政府的腐败,利用江南事件争取民主空间。今天台湾演变成一个民主社会,重要的原因,就是十年前的江南事件。」

谢善元和林博文两位学者分别在美西和美东不约而同地指出︰一般人都有这样的看法,蒋经国想要传位给他儿子蒋孝武,但江南事件引起的震撼力太强,「国府情治系统竟然捲入杀害海外的异议份子,完全摧毁了蒋经国传位给儿子的企图。」国内国外的强大压力,迫使他不得不公开宣称,蒋家的人没有接班的可能。台大教授胡佛远在十年前于纽约,即曾和笔者谈到,江南案对台湾走向民主起了微妙的促进作用。

不可否认,江南事件对美台关係也发生重大影响。美国政府对台湾为了维持政权,而使用的各种手段,如秘密购买包括导弹在内的美国武器,是支持的。但对台湾竟利用黑道到美国来暗杀一个美国公民,美国各界都感到非常愤怒。

1996年5月21日,建立在华盛顿的美国殉职新闻从业人员纪念碑,由美国第一夫人希拉蕊揭幕。纪念碑上镌刻了包括江南刘宜良在内的从1812到1995年,183年来殉职的新闻从业人员934位的名字。

江南是在这个碑上列名的唯一的华裔人士。

希拉蕊揭幕后献词说:「进入战地的人,只有医疗人员和记者不带武器。新闻从业人员甘冒生命危险,目的在寻求真相。记者可能敌不过暴徒或子弹,但是记者报导的新闻,却可能击退一支大军,改变很多人的生命,或维护民主。」

江南以他的血,浇灌了台湾民主之花。而今形骸虽已化灭,但他维护新闻自由、促进民主的功绩,却永垂不朽。

江南不死!

1996.9.1记者节于台北南港